L 公司新闻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XXXXXXXX
邮箱:XXXXXXXX
QQ:XXXXXXXX
地址:XX省XXXXXXXX

您现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考验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2019-08-01 10:23

  不能为了城市环境而打压共享单车,使得市民有需要时根本找不到共享单车,也不能为了满足市民需求就无视城市环境。如何更有效地平衡市民需求、企业发展与城市管理,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也考验着共享单车企业的运维能力。

  近期,中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平台广泛传播“5毛一斤的共享单车,他花15美元买回去,圆了缅甸穷孩子们的梦”的热文,将已经淡出大众视线的“共享单车”再次拉了回来。

  “共享单车”这一名词从2016年9月开始在大众视野中出现并迅速蹿红,到2017年6月开始出现退出、并购、倒闭,以致形成“倒闭潮”。这一切都是市场行为,不足为奇。而与“倒闭潮”如影随形的,便是到处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坟场”,这是城市管理者的“集中处理”。

  平心而论,“共享单车”推动了绿色出行,也实现了便利出行;这种共享模式使大众的中短途出行既便利又实惠,因而大受欢迎。尤其是面对交通拥堵的“世界难题”时,骑自行车出行就成为了全世界解决交通拥堵的“最佳选择”,国内外的经验已经作出了证明。

  面对“共享单车”的未来,如何让共享单车不再变成“坟场”或“坟墓”,如何让共享单车健康有序发展,这就需要对目前的现状进行反思,需要多方制定行之有效的政策。也就是说,“共享单车”的生死存亡,正在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绿色出行成就辉煌

  忽如一夜春风来,共享单车满街头。小区门口、公交站点、地铁站点、商场门口,到处都有集中停放的自行车,昔日“自行车大国”的景象又回来了。共享单车,给人们的中短途出行提供了便利。尤其对每天急匆匆赶车的上班族来说,打通了来回往返的“最后一公里”。

  业界人士总结说,中国的共享单车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2007年—2010年,在国外兴起的公共单车模式开始引进国内,由政府主导分城市管理,多为有桩单车;第二阶段是2010年—2014年,专门经营公共单车的企业开始出现,但公共单车仍以有桩单车为主;第三阶段是2014年至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以ofo(小黄车)为代表的互联网共享单车应运而生,以更加方便便捷的无桩单车开始取代有桩单车,并深入到大众需求的每一个人的地方。

  共享单车发端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风口。记者查阅资料获悉,2014年,北京大学毕业生戴威与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小黄车),首先致力于解决北京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发展到2015年5月,超过2000辆ofo小黄车出现在北大校园,共享单车由此形成“新业态”。

  2016年4月22日,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在上海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摩拜单车(Mocar)服务登陆上海。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摩拜单车已投放超过500万辆智能共享单车,覆盖___130座城市,注册用户量超1亿。

  2016年12月8日,ofo小黄车在广州召开城市战略发布会,宣布正式登陆广州,将与海珠区政府建立战略合作,2016年内连接6万辆自行车;2017年1月,ofo小黄车在北京、上海、成都、广州、深圳、天津、重庆等地开始运营。小黄车也从最初的押金99元转为199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国内市场出现近30个品牌的共享单车。除了较早入局的摩拜、ofo小黄车外,在2016年至少有25个新的共享单车品牌汹涌入局,其中还包括电动自行车共享品牌。这些共享单车的品牌有摩拜单车、ofo小黄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智享单车、永安行、青桔单车等。

  2017年4月6日,ofo小黄车联合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主要城市骑行报告》显示,“共享单车+地铁”和全程私家车出行相比,出行效率提升了大约17.9%,较“步行+地铁”效率提升了大约15.8%。从共享单车节能减排效果看,2017年仅仅是第二季度,20个主要城市共享单车的使用节约汽油80多万升,减少碳排放量20多吨。

  2017年4月12日,国内11家部委直属的研究机构、科研院所和NGO联合摩拜单车,共同发起成立全球首个城市出行开放研究院;2017年5月7日,共享单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在上海召开,宣布成立中国自行车协会共享单车专业委员会。这标志着共享单车形成了一个产业。

  2017年8月3日,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规范停车点和推广电子围栏等,提出共享单车平台要提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

  2017年11月6日,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正式发布团体标准《基于物联网的共享自行车应用系统总体技术要求》。该《技术要求》由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物联网应用分会、摩拜单车、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等权威专业机构和各领域领导企业参与制定和发布。这是自共享单车诞生以来,国内出台的首个基于物联网的共享单车系统团体标准。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等单位发布的《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5年共享单车还在探索阶段,到了2016年,色彩斑斓、名字各异的共享单车在城市街头涌现。2017年,共享单车一年的投放量就有2300万辆。相比2016年投放的200万辆,增长了11.5倍。

  另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市场上共创立70多家共享单车公司,向市场投放2300多万辆单车,累计融资额超过260亿人民币。

  恶性竞争导致死亡

  “共享单车”这一名词从2016年9月起开始在大众视野中出现,并迅速走红,一度成为“网红单车”,受到全社会的热捧。然而,在不过一年的时间里,这个新事物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转,退出、并购、倒闭接踵而来,像过山车一样,惊心动魄。

  从2017年6月开始,共享单车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死亡潮”。

  2017年6月13日,运营悟空单车的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对外发布声明称,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悟空单车自2017年1月7日正式对外运营,到2017年6月13日终止运营,存活了仅仅半年时间。

  2017年8月2日,运营町町单车的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公司与栖霞工商局失去联系,因此被栖霞区纳入异常企业经营名录。町町单车网约公共自行车于2016年12月18日正式投放,到2017年8月2日资金链断裂,存活了不到1年时间。

  2017年8月19日,停运2个月后,业内第二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3Vbike忽然宣称“复活”,称已改装智能锁,并转型本地加盟模式计划进军五六线城市。知情人士透露,3Vbike的加盟费33万元起,由加盟商负责运营,享受车辆三年广告收益。该模式与首家倒闭的悟空单车的合伙人模式类似;戏剧性的是,该模式的失败正是悟空单车倒闭原因之一。3Vbike短时间内“复制”失败模式再上路令人生疑,它会否重蹈悟空单车覆辙值得关注。

  2017年9月12日,有网友爆料称:同安小白单车疑似7月底停止运营,此前两三个月就因为车辆问题陷入运营困难,车辆停运一大片。投放2500多辆,就找回1000多辆。该网友称,基本上小白单车锁被破坏了,不好找回。

  2017年12月12日,中消协向酷骑公司发出___,要求主动与中消协或有关部门联系并说明情况,主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取证,依法承担企业及个人应负法律责任,主动回应消费者关切和公众质疑,并向消费者公开道歉。但酷骑公司及其负责人一直不露面、不联系、不回应。为避免消费者遭受更大损失,中消协已于当年12月份向公安机关举报,申请立案侦查。

  2018年3月27日,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成为首个共享单车破产品牌。小鸣单车的运营方是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趁着共享单车的风口成立,是提供城市“最后一公里”出行服务口号的共享单车品牌。

  从2017年底开始,不断有媒体曝出共享单车报废修理站照片,景象触目惊心。第六届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上榜作品——摄影师吴国勇的《无处安放》影像作品,用无人机航拍和VR影像等多媒介手段寻找记录了国内数十处共享单车“坟场”,向公众呈现这一新事物“无处安放”的现实,也从某个侧面映射了“无处安放”的人心。风暴过后一片狼藉,带给人们对于当下中国经济、资源、环境以及人文社会诸多层面上的广泛思考。

  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企业的倒闭都指向一个共同的原因——缺钱。共享单车是个烧钱的项目,监管趋严,资本开始冷静,失去供血能力的小玩家就要面临出局。

  首先是资本的疯狂。2016年下半年,资本如潮水般涌入共享单车领域,最疯狂的时候平均每天有上亿元资金砸进去,差不多每个月都有新的品牌出现,五彩缤纷各种颜色都有。资本的追捧,自然会刺激着小的创业企业跃跃欲试。比如优拜单车宣布拿下天使轮融资开始,摩拜、ofo小黄车、小鸣单车也相继宣布融资,18天的时间里,总融资额超16亿元,几乎相当于每天都有近1亿元进入这个行业。而巨头的加入,留给其他平台的机会越来越少。

  其次是市面上的共享单车投放过量。目前武汉的共享单车的数量超过了103万辆,而评估机构对武汉共享单车市场容量进行测算,结果是58万辆就可以达到供需平衡。也就是说,实际投放的数量比所需要的数量多了将近一倍。

  第三是失控的押金。每小时1元、5毛的骑行费用显然不能覆盖单车生产、运营、折损等各项成本,所以共享单车企业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想过通过骑行费用赚钱,押金才是目的。押金一旦成规模,就成为了一个资金池。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联合十部委出台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免押金方式。面对集中退押金的时候,挪用押金造成的资金窟窿,就会让单车企业快速死亡。

  第四是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由于停放乱象、车辆故障等情况的频繁发生,导致一些主要一线城市“限投令”的颁布,小型创业企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目前,多个城市已经就限制共享单车投放数量作出规定。据统计,目前北京的共享单车数量有235万辆,其中八成“无位停车”。

  2018年4月4日,美团宣布收购摩拜。这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又一个标志性事件,它说明,头部玩家也“撑不住”了,没有资本的支持,独立发展几无可能。

  何去何从考验管理智慧

  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新型交通工具,可以很充分利用城市因快速的经济发展而带来的自行车出行萎靡状况,最大化地利用了公共道路通过率,很好地缓解了交通拥堵问题。由于其符合低碳出行理念,各级、各地政府对这一新鲜事物一直给予默默地支持中。

  但是,进入2017年6月之后,政府对共享单车的监管逐步加强,甚至发出“禁骑令”。

  2017年6月1日,深圳交警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共享单车用户使用行为的联合声明》规定,对在深非机动车违法行为人实行共享单车停用措施从7月1日起已经正式启动。

  2017年7月1日至9日,深圳交警共查处涉非机动车交通违法13615宗,为此,深圳交警首次开出了共享单车“禁骑令”。

  2017年7月10日,深圳交警将这些数据通报给了各企业,企业将在5个工作日内对相关的违法行为人启动停用措施,停用时间为17日至23日。

  紧随其后的是:2017年8月6日,广州,郑州,南京等地暂停共享单车投放;8月18日,上海暂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9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暂停在北京市新增投放共享单车。

  截至2017年9月7日,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以及武汉、杭州、福州、郑州、南京等二线城市共12城,自8月份以来先后发布通知暂停共享单车的新增投放。

  业内人士认为,多地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的背后,是共享单车行业在经历了爆发期后,开始逐步走入下半场。据统计,目前,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北上广深就占了近500万辆,对于暂停投放的原因,主要集中在共享自行车过度投放、乱停乱放现象严重和超出城市非机动车可停放区域承载能力。

  2019年7月24日,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称,广州交通运输局已约谈摩拜单车、哈啰出行和青桔单车的相关负责人,并向其发出书面整改通知,要求相关企业限期整改,在完成整改前暂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近日,随着哈啰出行、青桔单车等新企业开始在广州市场运营并投放车辆,因相关企业的车辆投放机制和空间分布不合理、清运不及时等,部分公共区域现场共享单车乱堆放等乱象有所“回潮”,严重影响了广州的城市交通秩序和市容市貌。

  共享单车从呱呱坠地到现在,短短3年,优势非常突出,弊端也十分明显。

  共享单车乱停放,影响群众出行,就是饱受公众诟病、常令管理部门头疼的痼疾之一。迄今为止,各大城市似乎也没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

  有关专家认为,乱停放问题成为共享单车的痛点,原因并不复杂,城市单车停放空间不足、不同区域冷热不均、企业缺乏足够的现场运营管理人员、用户规则意识不足等,都是共享单车乱停放的肇因。共享单车是一种新业态,在监管和服务上,要按照包容审慎的要求,探索开发出一条照顾新业态特点、有利于公平竞争的办法来。

  该专家表示,不能为了城市环境而打压共享单车,使得市民有需要时根本找不到共享单车,也不能为了满足市民需求就无视城市环境。如何更有效地平衡市民需求、企业发展与城市管理,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也考验着共享单车企业的运维能力。